“你的谛都山银行成立,他在第一时间把所有资金全都转移到你的银行。也购买了你的不少股份。”

“这些,都是我要求的。”

“原本我打主意让他遁隐几年时间,等待机会再出来。但是,他在上个月却是突然失踪。”

“广基失踪,我们心急如焚。我们害怕他会说出其他事情。我们满世界的发动人和关系寻找他。就差没请你出马。”

“二十一天前我们接到了消息。所以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他救回来。”

“无论死活。”

耐心听着张百忍的话,金锋露出最深的痛。

深入他人禁区作战,这本就要冒天大的风险,哪怕是大铁头那钻石脑袋都得掂量斟酌。

“广先生,当得起这份荣誉!”

金锋声音沉穆:“他绝对的当得起!

“那些敌人又是谁?大毛、还是其他人?”

张百忍直面金锋,漠然点头。

金锋不再说话,低垂眼皮连着抽了三支烟又顿了半响才轻声说道:“广先生的家人怎么安排?”

雪皇眼中泛着浓浓的野心,霸气的说道。

“有野心,不过我喜欢!!!”

“我会帮你完成这个目标的。”

“不过你是不是得先犒劳犒劳我啊?”

楚风看着雪皇邪魅一笑。世界十大禁忌实验

“好,你今天表现不错,本皇就好好犒劳犒劳你!!!”

雪皇展颜一笑,她直接将楚风给扑倒了。

接下来……

与此同时,在雪境的一座宫殿中。

四个中年男人坐在这里。

这四人分别是冰焰殿殿主,隐雪宗宗主,冰宗宗主和雪域之主。

此刻冰焰殿殿主一脸阴沉森冷的表情,显然还沉浸在失去父亲和儿子的悲伤之中。

“冷殿主,节哀!!!”

雪域之主对着冷乾说道。

“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

冷乾拳头紧握,眼中杀意盎然的喝道。

“那小子肯定不能放过,但他并不简单。”

“想吃。”柯基回答后,又道:“你的味道很不一样,有些吓狗。”

“我当然和你们不一样,我的主人可是方先生。”少族长骄傲道。

“方先生是什么?”柯基道。

“就是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就是方先生。”少族长看着懵懂的柯基,解释道。

“明白了。”柯基表示听懂了,只是谁也不知道它听懂了什么。世界十大禁忌招鬼

“我刚刚看见你咬你家主人的裙子了,为什么这么做?”少族长问道。

“因为我想我的主人把我抱起来。”柯基说道被抱,语气立刻欢快起来。

“所以说你这样你家主人会高兴?”少族长歪头问道。

“当然。”柯基想起每次自己被抱起来后都会看见主人笑,也就理所当然的肯定了。

“嗯,可以了你找草吧。”少族长严肃的点头,示意柯基可以走了。

而柯基也就真的继续找草去了。

“原来这样会讨主人喜欢。”少族长在心里把咬主人的衣服=到了方元的喜欢上,直接划等号了。

楚风看着雪剑轻笑着。

“你是如何拥有如此珍贵的锻造秘籍的?”

当即雪剑看着楚风问道。

“当然是我师尊传授给我的。”

“怎么?你还想打什么主意?”

楚风冷哼一声。

轰!!!

这时一旁的黑鹏再次释放出一股可怕的气息笼罩着雪剑。

“不敢!!!”

“我刚才是一时激动之下才会这么问的。”

“我雪剑愿意臣服于你!!!”

雪剑连忙说道。

他直接对着楚风半跪下地,沉声说道。

“你倒是挺干脆的,你这么做不怕丢你的脸面么?”

楚风看着雪剑玩味一笑。

“只要能让我学习到强大的锻造之术,锻造出一件真正强大的武器。”

“区区脸面算不得什么!!!”

雪剑一脸坚决的说着。世界上闹鬼最凶的地方

显然在其心中,任何东西都比不上高深的锻造之术!!!

而少族长则若有所思的继续找其他的狗聊天/不是打探情报去了。

期间少族长遇到的每一只狗面对少族长的询问几乎都是有问必答的,因此少族长得到了不少做狗以及怎么讨得主人喜欢的小技巧,然后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回了方元的身边。

“怎么?不玩了?”方元看着走回来呆在自己脚边的少族长,问道。

“嗯,可以了,我对于怎么做狗已经很有心得了。”少族长信心满满的说道。

“那交到朋友了吗?”方元笑着问道。

“没有。”少族长摇头。

“没关系,下次再来交朋友就行,以后只要没事每天都会带你出来溜溜的。”方元安抚的拍了拍少族长的狗。

“好的,谢谢方先生,我很喜欢溜溜。”少族长想着取得方元喜欢的小技巧,然后加了最后一句。

“狗狗都喜欢溜溜。”方元点头。

而方元和少族长的对话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方元说一句,少族长嗷呜嗷呜的回答一句,世界上最恐怖10大地方看起来好似真的在回应一般,颇有趣。

明白了这点的少族长继续往前跑去,这次是相隔一米正在追自己尾巴的边牧犬。

“你在做什么?”少族长严肃而高冷的问道。

“追尾巴啊,很好玩的,要不要一起?”边牧一刻不停歇的转着圈圈,同时还试图邀请少族长一起。

“这个好玩?”少族长不解的问道。

“当然啦,我的主人就很喜欢看我这样玩。”边牧愉快的回答道。

“主人喜欢看狗追尾巴?”少族长惊讶道。

“当然,不过你的味道闻起来有些不像我们的同类。”边牧疑惑的停下,冲着少族长的身子闻了闻,疑惑道。

“不,我就是狗。”少族长立刻道。

倒也不怪少族长如此肯定,因为方元早就和它们说过不能告诉别人它们是妖兽的事情,因此少族长承认的非常果断。

但显然少族长忘记了,哪个狗会说自己是狗的?

只是还好,边牧虽然聪明,但也没办法转过这个弯来,因此也就放下了疑惑,继续转圈咬尾巴去了。

“还是证明你有钱呗。”

“这个园林是花了我不少钱,几乎花关了我所有的积蓄,这还是老先生给我的亲情价。”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越来越迷糊了。人类最残忍的性实验

“你说,我把公司搬到这里来办公怎么样?”

我愈发的困惑了,怎么我们各聊各的,谁都不在谁的频道?

“安澜,如果你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多有钱,那大可不必,因为我现在知道你就是欧盟三大财团之一的安氏嘉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所以,这点钱对你安大小姐来说,还多吗?”

安澜低头莞尔一笑,那笑容真的好美,却给我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还记得她躺在我怀里和我撒娇的样子,还记得她吃冰淇淋故意将奶油沾上嘴角想让我帮她擦去的样子,还记得她陪我一起送外卖的日子……

记得的事情就多了,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她越来越陌生了,陌生到我坐在她面前却感觉她离我十万八千里远。

这是我第一次当着安澜的面,回忆起那个无数次在我闭上眼睛时,会想起的画面。

张百忍低着头轻声细语:“他没有家人。”

“我听他说过他有老婆。”

“你看过潜伏吧。广基的老婆都是我们安排的。”

金锋嗤了一声,脑袋昂起,右拳砸了桌面一下。传入张百忍耳内,不亚于惊天冬雷,炸得张百忍咬紧牙关,不敢再看金锋。

过了几秒,张百忍低低说道:“我也没有家人。”

“干我们这一行的,真不能有牵绊和牵挂。暗战无处不在,我们做的,和其他明面上的,完全不一样。”

“打法也不同。”

“就一个宗旨,护我祖国,壮我神州。”

顿了顿,张百忍静静说道:“我们和你都是殊途同归!”

金锋轻声回应:“野人山大战之后,广先生来看我,对我念了一句诗。鹏北海,凤朝阳,又携书剑两茫茫。”

“最后他还说了一句,但愿和我一辈子都是朋友。因为做我的敌人,太难。”

张百忍定定看着金锋,凝肃沉沉。

金锋双眼现出一团雾气轻声说道:“当时,我怀疑他只是神州的伙伴。但不敢往白手套这里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