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也明白时间是最好的药,淡淡的说:“我知道,王鑫你做饭这样已经是最好了,晚上我们没有找到赵雷,你难道还想打算在这里等她吗?“

王鑫淡淡说:“我把车开到这个位置,懂笑笑家察觉不到,赵雷来的时候也察觉不到,但是只要赵雷的车一出现,我就能看见!你们再等一等赵雷今天一定会出现的?”

倾城很是奇怪王鑫的举动,昨天已经说的那么绝情了,为何今天还要坚持见赵雷呢,很是不解说:“王鑫,你等赵雷能做什么?”

王鑫平静淡然的说:“我只是想警告他,以后对董笑笑好一些,如果不好的话,那么我会随时把董笑笑抢回来?”

倾城听到这话就摇头说:“王鑫,对于你的做法我很不赞同,你这事做的有点绝!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在做什么?别把自己逼的太紧对你不好!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把自己的后半辈子耽误了,把所有的事情放宽一些,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赵雷对董笑笑私下很好也不一定呢?”

刘鸿远淡淡的说:“是呀,不然董笑笑为何要坚持嫁给她呢?”

夹杂其中的内地记者们就更不用说了,拍的特别欢。没办法,眼前这两位实在是太过神秘和低调了。

苏锦,《永不瞑目》之后大火过一阵子,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想的,高光时刻却选择了早早的隐退,出国嫁人了,难得露一次面。

贺新,第一位柏林最佳新人,最年轻的金马影帝,只是因为作品题材的因素的原因,旧宅深梦柳真真顾廉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而且这位平时太过低调,很少接受访问。

而除了这两位,包括后面的胡君,作为内地演员入围本届金像奖,对于内地的记者来说,也是与有荣焉。

影迷和记者们的骚动,惊动了刚刚迈上台阶的冯晓刚和徐凡,徐凡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同学胡君,不由笑道:“原来是军子啊,还有关导他们。”

冯晓刚的目光倒是停留在那个平头蓝西装的家伙身上。作为一导演,保持一定的阅片量那是必须的,尤其是那两部获奖片子他都看过,当然认识对方。

别看冯晓刚是拍商业片起家的,但在他丑陋的外表下却始终隐藏着一颗文艺的心,要不然后世挣够钱的他,也不会吃力不讨好的去捣腾《芳华》和《只有云知道》了。

倾城与刘鸿远对于王鑫的表现也很惊讶,此时此刻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倾城想要张口去安慰王鑫,刘鸿远递给倾城一个眼神摇了摇头,示意倾城让王鑫自己静静!

倾城无奈把要说的话压了下去,旧宅深梦宁瑶瑶3135董笑笑被王鑫举动弄的很是蒙圈,站在门口好一会最后还是自己的父母带回了家,毕竟她现在怀有身孕,不可能在外面!

倾城与刘鸿远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王鑫,不知不觉三人就在车上睡着了!

无论人们的心情怎么样,第二天太阳依旧会升起,清晨的阳光飒了下来,倾城是被雪儿的电话吵醒,因为昨天晚上自己太累了!

倾城睁开迷迷糊的睡眼,对于雪儿的电话总是没有一些意外淡然的说:“事情处理好了?”

雪儿淡淡回答都说,“嗯,事情处理好了!倾城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

倾城听了这话淡淡说,“到底那里奇怪呢?”

雪儿回想下平静说,“倾城,我用感觉孙晓东此次回来心情变得不一样,他说他后悔了想要和我再重新开始,我不知道他真的是假的,但是我可以看出他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不知是不是真的?”

空军的领导很是纳闷儿,于是便实地走访了腾飞集团和西北航空厂,不看不知道,这一看着实吓了一跳。

本以为两个航空企业规模差不多,实力应该难分伯仲,结果实地一看才发现,两者的理念,使用的技术,应用的工艺,采取的配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西北航空厂的轰油6采用60%多的轰6成熟技术和生产工艺,的确是降低了成本,但这种降低成本关键看跟谁比,跟传统的航空厂比的确如此,但跟腾飞集团比就不够看了。

因为腾飞集团生产运\油—15的技术95%沿用的运15的生产工艺。旧宅深梦柳真真22

这说明什么?

腾飞集团在生产制造过程中可以节省95%的夹具、模具、公差测量等方面的成本,只需在另外5%上面投入一定的资金就可解决全部的生产问题。

而西北航空厂只能沿用60%的轰6生产线上已有的夹具、模具、公差测量工具,剩下的40%完全需要重新制作,介于空中加油机的特殊性以及在空军方面并不庞大的保有量,不少特定模具、夹具估计用完这个机型就要被淘汰报废。

恰恰是这些东西在轰油6生产上占据大量的生产成本。

反观腾飞集团,根本不用考虑这些,虽然有所差异,但腾飞集团会尽可能将这些特定的夹具、模具、公差测量工具应用到其他机型的生产加工上去,另其继续发光发热。

而这便是腾飞集团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研究并逐步应用到航空生产上的航空器柔性制造技术。

刚开始的时候腾飞集团应用这种制造技术的时候虽然引起业内的轰动,但并没有得到大范围的效仿,原因无他,实在是这种制造技术的一次性投入太大。

就拿腾飞集团飞机生产线普遍配备的柔性夹具来说吧,这种利用真空吸附工件并且能够根据部件形状自动调节的夹具,仅仅是鞋盒子大小的小部件儿夹具就要20万人民币。

而做一个传统的工装夹具可能连3万块人民币都不到。

如此一比较,其他航空厂除了夸一声腾飞集团的确是国内追赶技术潮流的先锋,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扶摇夫人顾廉山洞里

各航空厂又不傻,能用3万块解决的问题,脑袋抽抽了才花20万去干呢。

“喔?”陈雨舒一愣,随即说道:“不会啊,你肯定不会死的,以后我们捣蛋整蛊二人组,要横扫天下的,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哈哈,那希望借你吉言吧!”冯笑笑点了点头,她不过是随口一问,连她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能够活下去,家族里面,已经经过数代了,没有人逃过这个魔咒。

“好了,一大早上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吃完没有?吃完上学去了。”林逸说道:“福伯已经到了。”

这两天,福伯的身体恢复了之后,就搬了出去,毕竟他一个老头子和一群年轻人住在一起,有些不太适应,而且公司里面的事情也忙不开,楚鹏展晚上经常有应酬的,他自然不可能大半夜的再回别墅。

所以现在又恢复了之前的情况,福伯每天晚上来送餐,而早上则是开车来别墅接楚梦瑶和陈雨舒上学。

“好了好了,我再喝一口粥!”陈雨舒将粥碗端了起来,一口气喝了进去。

“林逸,今天怎么走?”楚梦瑶看了一眼冯笑笑,问道。

以前,都是林逸自己开车去接冯笑笑和唐韵上学,而楚梦瑶和陈雨舒坐福伯的车上学。不过现在既然冯笑笑已经住进了别墅,那林逸再自己开车就显得有些多此一举了,倒不如林逸和冯笑笑也一起上车,只不过再接一下唐韵就好了。

“对对对,谢谢白露妹妹。”这些白家小辈,扶摇夫人柳真真与顾廉都连连感谢白露。

白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很少能被这些同辈兄妹,如此礼貌的对待。

至于那白莲,已经是地上的一具尸体,她自然看不见这一切。

“林云少侠,你留那活口是为何?”领队白永志,疑惑地看向那名活口。

“你年纪虽大,可江湖经验着实不怎么样。”林云摇头。

紧接着,林云来到剩下的唯一活口面前。

“醒来!”

林云将剑架在他脖子上,而后一身喝叱。

这名二阶空冥境的修士,顿时从幻境中惊醒过来。

“什么?都……都死了?”此人看到周围同伴的尸体,他脸如猪肝色一般。

“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林云平静道。

此人这才发现,自己脖子上架着宝剑。

“这……,少侠饶命啊!”男子惊恐的向林云求饶。

“回答我,你们是什么人?来这山涧之中,又是为了什么?”林云冷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