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真正的问题其实是,把钱取出来后放哪,尤其是,大娘说她把钱用报纸包起来的。

唐晓茜小声感慨了句,好老土。

是啊,就是因为老土,所以,哪怕只是在手上拿一下,也会很引人注目的。

嗯嗯。看到有人这么拿钱,我也肯定会多看几眼。

谢曼珍想了想道,正常的想法是他也有背包吧,就能放到背包里了。

谢曼珍记得现场有好几个背着背包,或者带着坤包的。

不会的。

陈乐说着做了个把手伸到身后放钱的动作,这动作幅度太大,很引人瞩目,一般人不会这么冒险的,就算是手提包,也会有把钱从那包里抽出来,然后抬高一点,再放进自己包里的动作,把钱暴露在空气中,就会很容易被人看到。毕竟,在这个年代,包着报纸的钱,不多见。

那样就太危险了。

所以,当时陈乐推断对方必然有个简单快捷,不需要特地把钱拿出来,很可能是个把钱刚抽出坤包。马上就能藏起来的方法。

这一道冲击波,速度太快了,几乎接近光速,而且威力之大,所过之处,空间直接碎裂成无数的粉末,有无尽的次元罡风吹拂下来。“

轰隆隆!”这

一道冲击波,一往无前,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一条数百米长的波纹痕迹,最终狠狠的撞在那一团浓郁的彩色光晕之上!

“呜呜呜呜……”

那一团彩色光晕发出了一阵阵扭曲,股瓣受针刑它展现出了极大的韧性,虽然扭曲的十分厉害,不过最终没有被击碎,而是将那一道冲击波彻底挡住,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慢慢的分解上面的力量。

“噗……”最

终,杨云帆体内的混沌之力耗尽,无法继续支持下去,这一道冲击波也跟着烟消云散。“

只有这些威力吗?”

看到这一幕,杨云帆微微有一些失望。原

本,他以为这一门洞虚之眼激发出来的冲击波,可以打穿这一层的虚空,直接冲破到天澜圣界之外的混沌宇宙。

一开始,也确实如他所料的那样,这一道冲击破势如破竹,直接在虚空之中,留下了数百米的空间坍塌。不

过,却仅此而已了!

“主人,余一幸不辱命!找到了中心的实验基地。”余一顾不上喘口气,满脸得色的对林逸说道,那表情,就差在脸上写上‘你快夸夸我’几个字。

“做的不错!”林逸微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就问道:“确实是在阙罗山里面?准确的位置都有吧?”

“当然有了,我余一办事,主人你尽管放心就是!”余一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王爷罚王妃受针刑随即说道:“不光是准确的地点,我还偷偷的潜入进去打探了一番,不过主人交代余一不要轻举妄动,所以余一也没有深入,只是在外围探听到一点消息。”

林逸点头道:“你能记得我的吩咐就好,说说都探听到什么了?”

余一舔舔嘴唇,压低声音一脸神秘的说道:“主人,听说中心正在做什么神秘的试验,要把什么海兽的‘鸡因’注入到人体中,让人融合之后突破到传说中的玄升期,主人,那‘鸡因’究竟是什么鸡?居然这么厉害!还能让人突破玄升的?”

鸡因?我还鸭果嘞!没文化真可怕,林逸懒得去给余一做科普,摆摆手没有说话。

余一偷眼观察了一下林逸的表情,降低了一些音量道:“当然了,如果主人想让余一打入敌人内部做卧底,余一也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别说是杂种了,杂交也无所谓的……”

“打住!”林逸赶紧抬手阻止了余一,这魂淡真是越说越没谱了,不过他想要成为玄升期的心思却也是昭然若揭,就差刻在脸上了。

余一顺从的闭上嘴,心中却在想,如果不是被你小子控制了,老子那是一定要去试试看的,玄升期啊!那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玄升期啊!一看你小子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听到玄升期还以为和元婴期差不多呢?开玩笑!到时候中心弄成功了,臀部肿两指高挨板子随便来一个,伸伸小指头就能弄死你了!看你还怎么得意!

话说要是中心弄死了林逸,老子是不是就能够自由了?到时候要不要继续回去中心让他们也帮着升级到玄升期呢?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

余一想着想着就觉得这事儿靠谱,顿时有些得意,竟是希望中心快点成功制造出玄升期高手来杀了林逸,自己不但能够重获自由,还可以顺势升级玄升期,真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啊!

至于之前林逸传授心法武技提升的那点忠诚度,这会儿估计已经被余一丢出去喂狗了……

“小林,去告诉龙陌白他们是否愿意接受对方的挑战。”龙鸣对青年男子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小林各自看了对方一眼,回应了一句。

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肖妙音再次开口道:“小林哥,这事由我去,我犯的错就由我主动去请。”

“这...”小林停下脚步欲言又止看了眼龙鸣。

“小林,让她试试吧....”龙鸣看了眼青年男子表示准许,语气有停顿了下继续道:“你跟我去会会他们。”

肖妙音听到龙吟答应后,她立马转身离开校长办公室前往学院别墅,去找龙陌白。女子受针刑

而此刻的龙陌白坐在床上跟雪珞玩起了视频语音。

“雪珞,孩子们还好吗?”龙陌白问道。

手机中传来雪珞的声音,“他们都很好,都很努力在修炼。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呃...差不了吧。”

“试一试威力吧。”杨云帆目光一凝,看向了虚空之中,色彩最浓郁的一处地方。

这一区域,大概位于他正前方,数百米的虚空之中。他想尝试一下,洞虚之眼的威力如何。

“嗡……”

下一刻,一阵剧烈的混沌之力在杨云帆的额前,开始波动起来。

洞虚之眼开阖,暗金色的光华流转,透过这神秘的第三只眼,杨云帆感觉自己的视野,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在这等状态下,他看任何东西,都变得十分的模糊,而且十分的扭曲。很显然,洞虚之眼的施展,不但耗费混沌之力,还消耗灵魂之力!“

这一门神通,看起来并不简单!”

杨云帆心下沉吟。以他的经验,但凡需要耗费灵魂之力的神通,理论上,都可以对其他强者的灵魂,产生威胁。

“嗡……”

杨云帆酝酿了十秒钟,仔细感应着洞虚之眼内部的运转方式,等到他差不多熟悉了洞虚之眼的承载极限,以及它对于能量的消耗时,内心竟然尝试了一丝惊恐。因

林逸点了点头,如果关学民查阅的资料没有问题,那么也只有这个解释了。林逸暗暗佩服赖胖子的眼光,女尊受罚 细鞭 细针扎居然强认了自己这个老大。

“关于股权分配上面,关爷爷有没有什么建议?”现在多了一个赖胖子,林逸想到了股权分配的问题。

“虽然我也外行,不过我觉得,半数的股权一定要控制在你自己的手上!”关学民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建议道:“现在大家的关系不错,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控制了半数的股权,就等于掌握了今后的话语权,这个很重要!”

“好!”林逸虽然不担心以后有人会反水,不过楚鹏展公司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林逸也不想到时候麻烦的去解决这些烂事情,所以也就认同了关学民的说法:“这样,您和康晓波,各占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赖胖子有待考察,如果他是真心实意的跟着我干,给他百分之十五也没有问题,而剩下的我的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都放在关馨的名下吧。”

“哦?”关学民微微一愣,有点儿弄不懂林逸的真正意图了!他将股权都放在自己孙女的名下是什么用意呢?要说两个人现在已经确定了情侣关系,那么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是据他观察,孙女和林逸的事情,基本属于剃头挑子一头热,孙女有意,但是林逸似乎没有那种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