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终端不但麻烦,还容易让人从中破坏,所以不太适合,如果做一次性的传送,好像投入又太大了,如果作为私人的传送还可以,一但运用开了,这样的明显也不太适用。

两种方法,不管是任何一种,投入都太大,一种是前期投入大,一个是后期投入大,不管哪一种,都不太适合,所以凡杨只能尽量的优化他们,让这个后期投入大的,尽量的减少成本,这个凡杨想借荐二维码的原理。

“不过也只是借荐其中一些防盗原理罢了,必境是一个全新的种类,不是那样容易成功的,经过凡杨上千万次的实验,终于有了一定的成果。”

至少现在有了一个大概的模型,虽然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可是这大的架构出来后,别的问题都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时间足够慢慢就可以解决,不可能一下就解决所有的问题。

于是凡杨将自己现在能想到的,都完善后,打算先在自己小世界里面实验一下,在里面他更容易发现问题,也更容易解决问题,所以第一次实验,凡杨就选择在了自己的本命世界进行了,其实前面的那些都是小问题,主要的还是保密的问题如果自己的东西,过早的展现在大家眼前,那会让别人有所准备,自己现在就要和他们打一个时间差。情不能已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改变,但只是使用的方法有所改变,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运用不同罢了,而现在这个凡杨要弄的,完全就是空间的另类运用,对凡杨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如果完成,在空间异能的方面,肯定会有不小的帮助。

加上这里面为了防止别人乱用,还有一个时效性,就是说还有时间的异能在里面,对于时间的开发,凡杨更多的则是顺其自然,因为时间异能想要提升太难了。

虽然最神秘,但是运用的方法也最少,在时间的异能上,凡杨更没有太多的修行,一直都在修行别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也的短板,当然不是说修行上的,而是这次要做的事情中的,因为设及到一些时间的运用,凡杨不得不重新重视起来。

虽然很多科技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们运用不到凡杨的设计中来,他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完成这些,而凡杨却要将这些虚拟的东西,实现到现实中来,这其中的困难可不是一般的难。情非得己是什么意思

“一开始凡杨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的传送,这样一来的话简单,但是投入太大了,不太适合,那样要两个或者多个阵法的配合,还有一个阵法终端。”

最关键的是,面对实力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神忍,苏锐支撑到现在,都还——没有受伤!

阿瑞斯看向苏锐的眼神,就是一个大写的“服”!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收起了挑战苏锐的心思了!

而赤龙的表现,则是和阿瑞斯完全不一样,狂神狂神,不狂的话,岂不是有些太对不起这个名号了?

“老不死的混蛋。”

赤龙咒骂了一句,然后一把抓过了身旁手下的单兵火箭筒,扛在肩膀上,略略的一瞄,就对着站在那里冲着苏锐怒目而视的龟山景洪发射了过去!

谁都没想到赤龙竟然会突然来这么一招,甲板上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那一道耀眼的火光在瞬间照亮了!

敢用火箭筒轰击神忍,狂神赤龙这也算是独一份了!

有这份胆气在,他不是狂神,谁是狂神?

然而,神忍终究是神忍。

否则的话,他们的名头之前,就不会加一个“神”字了!

龟山景洪站在原地,尽管他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情不能自已的已的意思可是,当狂神赤龙用火箭筒对准他的时候,龟山景洪的心底还是涌现出了一丝警兆!

越是头脑清醒的人,越是喜欢用无情包装自己。

思绪百转千回,如细密的针刺在心头,让人痛得发麻,却又强忍着不愿喊出声。

她给秦之政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情况,秦之政立刻表示让她在医院好好休息,等订婚宴结束了就来看她。

秦之意笑着夸了他一句懂事,随后又说,红包加倍。

秦之政在电话那端假装高兴得眉飞色舞,一挂了电话,却也皱起了眉头。

沈书蔓问他:“怎么了?”

“我姐在医院。”

“她怎么了?严重吗?”

“应该还好。”秦之政扫了眼现场,压了压自己心底的焦躁。

这么多人都到场了,自己现在就算再着急也走不开,要不然沈家那边不好交代,只能先把订婚宴完成。

医院里,秦之意打完了电话,就对曲洺生说:“我都亲自跟小政说不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行了,你早点去吧,多拍点照片传给我。”

曲洺生点点头。

“没在一起,刘姐你找他有事吗?”

“我找他没什么事,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啊,你直说就行。”

“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算了,瞒着你也不是办法,还是跟你说吧。”刘姐迟疑了下,忧心叹息道:“唉,是这样的,刚刚我在商场看到一个男人,情非得已是啥意思有点像你家那口子,他和一个女的手挽手,样子还很亲密,我跟了一路,后来看到他们进了一家酒店……你在听吗?”

“我在听,你确定那个人是王家俊吗?”李寒烟沉声问道。

“我看着有点像他,不过,也可能是我眼力不好,认错了。”刘姐道。

“好,我知道了,谢了刘姐,先这样吧,我挂了。”李寒烟结束通话后,皱着眉头点弄手机屏幕,很快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对面传来王家俊的声音。

“我刚刚看到你和一个女的手挽手逛商场,然后还去了酒店,呵呵,你不解释下这件事吗?”李寒烟冷笑着质问道。

王家俊却不以为意,轻笑出声:“没什么好解释的,就准你在外面搞外遇,给我戴帽子,还不准我在外面玩一玩吗?什么逻辑啊,你能在外面搞男人,老子也能在外面搞女人,怎么着,你现在还有脸管我不成?”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情不能己的意思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由于攥拳太过用力,山本恭子的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面对如此狂猛暴烈的攻击,苏锐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躲得开!

他只有把军刺和护腕横在胸前和面前,争取能护住最要害的位置,可是,面对龟山景洪这么狂猛的攻击,真的能挡得住吗?

金锋嘴角一瞥,轻哼一声,冷冷抛出一句话,便自不再理睬王晓歆。

“王大处长,你想多了。”

“他们这窝废物,还不配我上手。”

王晓歆顿时气结。

这边的夏玉周把雷竹拐杖里里外外翻了一个遍,愣没把遗嘱给找出来。不由得慌了,也更急了。

曹养肇、鲍国星跟许春祥同时伸手,异口同声的叫道:“我来。”

四只手各自握住雷竹拐杖,奋力的往自己身边扯,丑态毕露,令人恶心。

夏玉周奋力的将三个人推了一把,雷竹交在夏侯吉驰手里大声说道:“吉驰,你来找。”

“你一定开得开。”

夏侯吉驰颤抖的接过雷竹左右一摸索,上下细看一番,黯然摇头。

夏玉周又把雷竹抢过来翻来覆去看了一番,一狠心的将雷竹递给罗挺。

夏家嫡系中,论考古挖墓非曹养肇不可,但论看东西,自然非罗挺莫属。

夏玉周的本领那是绝对的超一流的,但很早就入了仕途,这些年来一些绝活技术早已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