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开罐体?

人家司机可不干,这个罐还比较新,也是特种钢材,可是不便宜,这钱谁出?

而且,尸体腐烂的零件在四个隔断的罐体里都有!

为了取出来尸体,要耗费天一般的难度。

且不说别的,就这个味道和大量的蛆虫,如果不是警察和法医,几万块钱都没多少人愿意做。

经对罐体进行气体采样,现在还有柴油残留。

这东西在变动的浓度下对尸体的影响,论文都搜不到。

当然,这也意味着这个案子如果最后出了报告,就可以写一篇论文了。

案子目前认定意外的可能性大,但确实是整个四支队和孙杰等人遇到的最麻烦、情况最复杂的一起变动现场了!

通过这一段视频,可以判定这个死者的死亡逻辑没什么问题,可能是第一天去看了看现场,第二天才开车或是别的什么方式,比如说骑着三轮过去的,躲开了监控,后来死在了里面,但是这个停车场人多也杂,这样无主的油桶和三轮车之类的交通工具肯定被人顺手牵羊了。

所以现场是现在的状态。

这个逻辑可以理解,但是孙杰他们就费了劲了。

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到现在根本确认不了,这是死亡的第几天。

这里面的环境太复杂了!

首先是这半个月以来,温差很大,还下过雨。

每天,油罐里的温度都又多次变化,且高于外面的温度。

其次是油罐内环境,因为是多舱室且通风口在下面,每个舱室都有柴油存在,并不会在短期内挥发干净。

这里面的高浓度柴油气体对尸体的腐烂到底是什么影响、到底持续了多久,谁也不知道。

尸体已经巨人观炸开了,从这个罐体里根本就没办法整个取出来。

这种设计非常合理,想找个男朋友能够让多层钢板缓冲水的力量。

主播案里,王烦烦就死于水锤效应,液体的力量之大是不能小觑的。

因此,为了进一步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每个舱室里还可能会有加强防波隔板,以此提高刚度。

罐口目前的标准是50厘米直径,一般身材不过于肥胖的人都能从这里进去,平日里也可以通过这里进去而进行保养维护。

这里有一个大盖一个小盖,大盖通过螺栓固定在罐口之上,由一个支稍和一个耳板将大小盖连接在一起,顺时针转小盖可以盖上手柄,压紧小盖,反转就可以打开小盖。

现场的警察听了油罐车司机的介绍之后,基本上都听懂了,总之,这个大盖打开,是需要专门的工具的,普通的扳手可费劲。

油罐车太高太大了,加上是空罐,司机开车之前也没注意到盖子被打开了,车上还有一些扳手、管子他都没有注意到。

大型车辆和小型车可不一样,车子行驶中发动机和车辆噪音太大。有的时候,大挂车被小轿车追尾了,都察觉不到。找男朋友图片

两人当即随波逐流开始逛珠宝街,林逸纯粹是瞎逛,因为他知道这地方根本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灵玉什么的更是天方夜谭,不过冷冷却是当真了,在她想来既然林逸能够捡漏找到极品灵玉,有一就会有二,当然要一家一家好好的找。

当然,金银首饰之类她是看都不看一眼的,她只看玉器,恨不得每一块都要拿到手上感受一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判断出有没有灵气。

只是这么一来她的举动未免就太过古怪了,哪有人把一个摊位的玉器全部摸过来,最后却又一块都不买的?

那些老板诧异归诧异,但他们毕竟都是开门做生意,而冷冷又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被摸一摸玉器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也就捏着鼻子认了,不过表情终归有些古怪。

冷冷对这些无关人等的反应根本不放在心上,但是她却有些怕林逸也跟着起疑,虽然之前就已是漏洞百出,可她当局者迷,还以为林逸没察觉出异样呢。

灵玉她是一定要仔细找的,可这么下去林逸肯定得问她到底在找什么,到时候该怎么糊弄过去?

“五千?”老汉看到这么钱一时有些发愣,好想找个男朋友照顾我他这一小担一小担的,一年也未必能挣得了这么多钱,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嚷嚷道:“你刚刚还说三万呢,怎么就给我五千?欺负老汉没读过书是吧,你想要这彩票,给我一万五!”

“一万五?你这老头看着老实巴交的,没想到心还挺黑啊,张口就要一万五,想钱想疯了吧你!”小平头说着作势就要打人。

老汉连忙躲到林逸的背后,叫嚷道:“小伙子你都看到了,是他说要平分的,三万的彩票给我五千就想蒙混过去,欺负老汉不识数啊!”

“放屁!彩票兑奖那是要上税的懂不懂,还异想天开三万呢,扣掉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就只剩下两万四了,你懂不懂?”小平头一时打不到老汉,只得耐住性子和火气道。

“两万四?”老汉愣了一下,想了半天又嚷嚷道:“那也不能只给我五千吧。小伙子你帮我算算看,两万四的一半是多少?”

“一万二。”林逸不动声色道。

“对对,一万二。你看连这个小伙子都说了一万二,你这个小混子还想骗我?”老汉气得老脸通红。

“真的?想找个女朋友”林逸表情有些心动又有些犹豫。

“当然是真的,你给我们一人五千,拿着这张彩票转头就能拿到两万四,天底下没有比这更便宜的好事了吧?我也就是没带那么多钱,要是我带足了一万,这个便宜哪里还轮得到你!”小平头悻悻道。

“可是我怎么知道这彩票是不是真中奖了?”林逸的脸上还是带着几分警惕。

“这还不简单,你看看这彩票的号码和日期,手机上随便查一下不就知道了,这种事情难道还能骗得了人?诺,你看看。”小平头手机上找到福利彩票官网,找出当期的兑奖公告给林逸看。

林逸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这才一副惊喜的语气道:“还真是十注三等奖!”

“你看吧,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骗得了人,哥们儿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找别人了,拿出一万转手就能换两万四,只要我随便喊一声,这个便宜有的是人来抢,也就是我看哥们儿你还不错,所以才让给你。”小平头说着迈了两步,作势要走出小巷。

“哼,你以为你比那温家的疯狗能好多少?”李般若冷冷地质问。

不问青红皂白,也不问事情缘由,仗着自己是一方霸主,就胡作非为,这一点,温程两家,谁也比谁强不到哪里去。

李般若为何和温家结了梁子,不就是因为那温武尊仗势欺人胡作非为嘛,如今又来个姓程的,一样的可恶至极!

面对北疆军,突然想找个男朋友他战战兢兢俯首称臣,但若是今儿个站在这里的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呢,他还会这样畏惧吗?

这群狗东西,摆明了就是欺软怕硬!

李般若最特么讨厌这样的人了!

闻言,程业不由得再次冒出一层冷汗,听这意思,这位军爷是不打算放过他了。

这可如何是好?

“军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这样了,我向您保证。”姓程的惶恐不已,极力为自己辩解。

“有可能!这么说来塔路他们几个的体质好差,才元婴初期就无法吸收了,难道是所谓的虚不受补?”

麦克深以为然的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会不会是因为第四层的时候,亚典波罗下脚太狠的缘故?”

装死的塔路又感觉到了胯下的凉意,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还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这种伤心往事就别说了成不?揭人伤疤很恶劣啊!

林逸瞄到地上的塔路大腿一抽,本能的夹紧了一些,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好不容易憋住,还得一本正经的颔首道:“很有可能,这么说亚典波罗立功了!要不然塔路他们几个都元婴大圆满的话,你们就不太好对付了!”

“队长,我可不敢居功,而且我也没全踹啊……他们还是本身体质比较差!”

亚典波罗有点不好意思,看看地上装死的塔路和投降后可怜巴巴的纳思比、波比等人,挠挠额头道:“要不然我再去全踹一遍,免得以后他们再来找麻烦?”

塔路真要吐血了,双腿忍不住又夹紧了一些,混蛋亚典波罗,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对付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