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就是让玉奶奶来选人,看谁能跟着她学裁衣,谁做缝衣工。

正想着,玉奶奶和她女儿谭田姑来了。

谭文涛马上笑着打招呼。随即,就要肖国娟给玉奶奶发二十元红包,给谭田姑发五元红包。

“不要,我不要。”玉奶奶马上拒绝。

谭文涛笑着:“玉奶奶,你是我们服装厂的总设计师,这红包一定要拿。”

“拿了红包,我们的声音就红红火火了啊。”

玉奶奶这才笑着接着了。

谭田姑没有推辞,马上接着了红包,冲谭文涛笑着:“谢谢老板。”

谭文涛笑道:“不要谢啊。”

“给我找一个好姑爹。”

谭田姑当即脸红的瞪了一眼:“这事你别乱操心。”

“办好你的服装厂。”

谭文涛笑道:“哎哎,你是我们谭家的一支花,别乱找啊。”

“我给你在省城星市找一个有钱有势的,包你满意。”

谭田姑忙笑道:“你自己都还没有找好呢,就给我操心。”

话语出口,所有人全部长大了嘴巴。张华峰默默地摇了摇头,讲道:“天下要就此大乱了,小赢要动真格的了。”,他还是第二次看到嬴生在话说计划的时候是皱着眉头说的,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吃的看来他很清楚事态之后的发展。

以后二十四人组实力强大之后,也是天下大乱,不如他们隐门主动出击。

再次看了一眼蓝发女子,大屏幕上波动一二,出现了一个地图。地图覆盖面积在全世界...,上面有数千万个红点闪动。

“这些地方就是反叛组织出现的位置,覆盖全世界...,其中有标记之人,全部灭杀不留活口。人数在二十三万!”,嬴生淡淡开口,好像把这二十三万的人命都当做是了草根,一把火就可以烧掉一般。

台下终于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

“等等,我反对...,天下异人本就人数不多,他们无论好坏都是异人界的传承。天下人数在七十亿左右,异人千里挑一,相当于,天底下现在只有七百万的异人,而你一下子要杀二十三万人,就不怕异人因你而灭绝嘛!二十三万人都是爹妈养大的,即使爹妈不算是异人,把他们的丈夫,儿子,妻子,父亲,母亲杀了让他们家人如何存活!”,天下不缺乏善良之辈,此人就是一位。

许杜鹃看了,马上就赶过来。

“杜鹃婶。军人老公回来手就不老实”谭文涛一边下车,一边打招呼。

“嗯,文涛。”许杜鹃甜甜的笑着,看着自己这个小情郎。

“你叫小海去学开车。”

“我要双龙叔在村里选人学开车,让他当司机吧。”谭文涛一边看着工地,一边笑着吩咐。

张华峰与张鹡鸰都在会场之中,就代表了隐门这回真的要动真格了。

会场呈现演讲台的样子,由隐门的顶头上司来发布号令。而大家都以为隐门的掌门应该是一个如同张华峰一样的老头儿时,却上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孩儿...

这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左右...,眉眼间左边儿脸被烧毁了一半儿,有一块大斑。天生异瞳,一个蓝色,一个红色。看起来有些下人,身穿一身道袍,被人推着一个轮椅走了上来。

来到演讲台正中央...,勉勉强强地站起身来。此人就是全天下最强的术士,没有之一。

张华峰看着这个后辈上台,都不由得俯下了身子。这个人的成就可不止是现任隐门掌管也被称为总理,他还是破解一九六二年的天下危机的唯一一位英雄...

当时妖玉被破,结婚四年老公一直用嘴禁止碎裂。当时的异人界,全世界各地的人都联合在一起为了寻找破绽,人都是一样的...,要是没有灭世危机之时就是明争暗斗,若是真遇到了大麻烦,所有好的坏的都会联合在一起。

俗气点儿的说法,就是:“他娘的,妖怪都要占领人界了...,都不是一个种族的生物,还能容得下他们放肆。”。

大妖产生,天下纷扰,此人站了出来。以精确的布局化解了这次的危机,这就是他的能耐,天下最强的术士,天下最有才智之人。

不过修炼秘法,看起来年纪尚小,但是认识他的人无不对他致以敬意。

张鹡鸰用小拇指蹙了蹙自己的师傅,小声问道:“师傅,台上之人是谁啊?为何你都在下面听讲他却能在上面?”,在张鹡鸰心里,自己的师傅是一个天下唯一的强者。

张华峰摆了一个“嘘”的手势,并未解答自己徒儿的疑惑,而是耐心地等待着。

台上之人发话了,暮光灯下只能看清楚他一个人的脸...

“大家好,我是现任隐门总理,我叫嬴生...”,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台下之人纷纷议论道:“此人姓嬴!”。

嬴性可是在异人界众人皆知的一个家族姓氏,不过听说这个家族已经绝种了...,这个家族属于皇族后裔,老公那方面技术太好追溯历史得到达始皇帝,嬴政。

嬴政可是个不了的人物,他让世间第一次出现了皇帝这个身份。九五至尊,上天眷顾。换个更好理解的说法,就是天生就是气运点,才学点点爆表的人物。

企业办起来了,司机是第一需要的呢。

李双龙高兴的笑道:“好啊,那我儿子先来报名。”

大家马上嘻嘻哈哈笑骂他以权谋私。

肖国娟马上说:“文涛,那让我弟弟也来学开车吧。”

谭文涛马上答应:“好啊,就让你弟弟学开车,以后专门给你当司机。”

“还有你家那些亲戚,都可以安排到厂里来工作啊。”

肖国娟高兴的答应着。

谭文涛却马上叮嘱:“情归情,义归义啊。他们来工作,都要服从管理啊。”

一切安排停当,谭文涛就回家,跟父母打了一下招呼,赶回市里。

他母亲却是不高兴,觉得儿子着忙得天天都在外面跑,一个月在家呆不了四五天呢。

但是,知道儿子背了上百万的债在办养鸡场,不到外面跑,又不行。只好抹着泪笑着,站在门口看着儿子的车,消失在水库那边的街口。

谭文涛在路过许家屋场的养鸡场工地,就把车开了进去看一下。

“这样就不会出现糊涂账。老公是军人每次都半小时”

“清清楚楚的。”

大家说说笑笑一阵子,肖国娟和董燕来了。拿着钱递给了谭文涛。

他没有接,笑着:“国娟,你发给她们。”

“董燕,你记账。”

两个美人都笑着点了点头,马上发红包给那应聘的员工。

这二十八个应聘的员工,个个激动得脸色通红的。

五块钱的红包,不是小数目啊。

在过年时,给孩子发压岁钱,都是五毛钱,家里条件好的,也都是给一元,最多两块钱呢。她们自然很激动。

这红包一发,当即引得一些退出去的女人们坐不坐了,纷纷的赶过来,都同意应聘。她们家里也茫然起来,想反对,看到这红包,又不想反对了。

倒是有些人家,却还是不同意。怕拿了五元红包,然后做了一两个月,拿不到那五十到一百的工资,会丢了多的。只好继续当吃瓜群众。

谭文涛一清点,来了十二个,一起四十个了。他就不再说什么,有这四十个,再到其他村招一些,完全够了。

“好了,今天不说这些...,若是想要复仇的话,即使以后刨了我的坟也毫无怨言。现在最重要的人,是二十四人组的存在。我在天命之中,已然算到,若是还不主动出击的话。此门派可与隐门有着势均力敌的力量。到时候,便会天下大乱了。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在此可能是最后一次颁布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剿灭二十四人组...,所有异人管理放弃所在区域加入这场战斗之中,不需活抓,任凭处置。在毫无头绪之时,可使用不人道的手段进行逼供或者灭杀!”,嬴生果然是隐门的头,说出来的话,可不是一般人能随意就可以讲出来的...

看来这次嬴生真的要动真格了,他想把二十四组这个隐患彻底拔出。

会场中,唏嘘不已...,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二十四人组真的把隐门给惹火了,现在隐门要不惜一切代价抓捕二十四人组,但是他们却有一个疑问。

隐门袍一直都在一线都没有把二十四人组的老巢给端了,他们加入又有什么用呢?

“颁布法令,二十四人组设定为隐门死敌。无论是谁可以剿灭此中人脉,都可加入隐门,隐门答应给他养老送终,上历史簿。任务等级分为s、a、B、c、D、e,可以分为隐门小组进行自动捕杀。任务完成之后,可凭等级在隐门获得,可在隐门处领取相应的报酬。隐门将拿出一千亿来作为报酬,分发给每个帮助我们的异人、散修、修士亦或是门派中人。不用担心货币膨胀,所有在人类世界上出现的波动,股票都有隐门总公司与分公司进行联合处理...,大家放心不会引起任何骚乱。”。